翻译官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白话聊斋故事狐狸翻译官 [复制链接]

1#

(重温聊斋系列篇《司训》)

这篇聊斋故事,也是刻画学官们丑态的,而且狐狸精还掺和进来了。不过,狐狸精只是一个配角,在整篇故事里,处于可有可无的角色。故事里的学官们,可恨到了极点,不但好色,还贪赃枉法徇私舞弊,而且是那么地泰然,就好像例行公事一样。这篇讽刺学官的故事,真是入木三分。这群人哪里是学官,分明是一群徇私舞弊的妖魔鬼怪,一群有辱斯文的跳梁小丑!

话说古代有这么一位学官,姑且叫做聊斋生。他年纪渐渐大了,突然得了耳病,耳朵聋了,听不清楚别人说的话。所幸的是,来了一只狐狸报恩。这只狐狸是聊斋生年轻时,从猎人手里搭救下来的,已经修炼成精。

狐狸精隐藏在聊斋生的身边,别人对他说的话,狐狸精听见后,凑近聊斋生的耳边小声说给他听。奇怪的是,聊斋生听不清别人的话,却能听见狐狸精的话。聊斋生能看见狐狸精,别人却都看不见。有了狐狸精的帮助,别人都不知道聊斋生耳朵聋了,他在工作上也没有出现丝毫差错。

就这样过了五六年,狐狸精要去修炼,不能陪在聊斋生的身边了。临走之时,狐狸精叮嘱说:“你现在耳聋听不见,就好像一个傀儡一样,只能受人摆布,不能自理。与其他日因为耳聋获罪,不如趁早辞职退养,还能保全自身。”

但是聊斋生听不进,他贪恋学官这点权力和俸禄,舍不得离开。这以后,聊斋生回答上司的提问时,常常是驴唇不对马嘴,答非所问,闹出很多笑话。学使大人很是气愤,公然下令赶他走,要剥夺他的学官职务。于是,聊斋生苦苦哀求熟识的高官们帮忙说情,才得以留下来。

这一天,到了乡试时候,聊斋生被抽调到考场执勤。学使点完名后,考生们开始答卷,学使就和各位学官们坐下闲聊。学官们趁机从靴子里摸出纸条,交给学使。这些纸条上,记录着需要走后门的考生名字和籍贯。学使会按照名单,优先录取。

别人都交了名单,就剩聊斋生没有交了。学使笑着问道:“贵学为何没有呈进上来?”聊斋生没有听清楚,满脸茫然地看着学使。旁边的人忙用胳膊肘捅他,把手伸向靴子暗示他。聊斋生恍然大悟,忙点点头,把手伸进靴子里。

聊斋生的内弟会医术,善于调配催情的药物,同僚们有一些好色的人,常常托他找内弟索要。聊斋生嫌麻烦,常常事先准备了一份放在靴子里,谁要就可以马上拿出来送人。学使是个老色鬼,聊斋生素有耳闻。他以为学使找他要这个东西,一边从靴子里拿出来,心里一边偷笑,想不到这个老色鬼,竟然公然索要,脸皮真厚!

聊斋生双手恭恭敬敬地把东西递到学使面前,嘴里说道:“卑职早有呈进之意,这个很好使。”不少学官看见聊斋生手里捧着的东西,忍不住捂着嘴偷笑。结果可想而知,学使接过来一看,众目睽睽之下,脸色当即变得难看起来。他劈手将东西扔在聊斋生的脸上,喝令将他赶出去。

后来,学使罢免了聊斋生的学官职务。

读罢故事,不由得陷入沉思,为蒲松龄叫屈。蒲松龄作为童生试的成绩优异者,考了一生的乡试,都没有被录取,或许这篇聊斋故事揭示了真正的原因。这篇故事里的亮点,就是学官们从靴子里掏出徇私舞弊的名单交给学使,原来乡试是这样暗箱操作的,名单是这样出炉的,蒲松龄是这样没有考上的。何其哀哉!

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